辽宁分社正文

中国民营经济发展与东北振兴

中国新闻网·辽宁 2019年09月11日 11:36

  ——国务院参事陈全生做客第十期东北振兴大讲堂

  中新网辽宁新闻9月10日电 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东北三省考察和深入推进东北振兴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9月6日由东北大学、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沈阳市人民政府参事室、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联合主办的 “第十期东北振兴大讲堂”在东北大学汉卿会堂举行。国务院参事陈全生应邀在本次讲堂作了“中国民营经济发展与东北振兴”的主题演讲。辽宁省直有关部门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及社会各界代表共400余人参加本次大讲堂。

  陈全生立足当前我国宏观经济形势和党中央、国务院推动民营经济发展的战略部署,对我国民营经济发展面临的机遇和挑战、重大关键问题以及对策措施等内容进行了系统介绍。该报告理论联系实际、案例剖析深刻、内容涉及广泛,具有很强的理论性、实践性,为东北地区深入推进民营经济发展提供了真知灼见和有益借鉴。现根据现场记录,整理主要观点如下:

  一、新时期东北全面、全方位振兴要有新思路

  陈全生认为,新时期东北老工业基地全面、全方位振兴要在改革发展思路上下功夫,在解决突出矛盾问题上下功夫,要注入新思想、新观念、新机制。一是要有全球视野。要用全球视野来审视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改造、调整和振兴,将东北全面振兴放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考虑,把东北老工业基地改造与国际产业结构相结合,把东北老工业基地调整与东北亚地区的发展相联系。既要“打开门”吸引外资和外企落户东北,也要主动“走出去”,加快东北制造业在全球的生产和布局。二是要有全国意识。要把东北振兴这步棋放在全国老工业基地振兴的棋盘中通盘考虑。我国老工业基地有东北地区、长三角地区、华中地区和“三线建设”形成的西北和西南制造业基地,改革开放后又新形成了珠三角制造业基地。由此,东北在全国制造业格局中的定位就不能用“自己的短处”和“人家的长处”去竞争。要重新认识和反思东北“重重、轻轻”产业结构的利弊得失。三是要有“大东北”观念。三省都将石化、机械、食品、医药、电子作为自己的支柱产业,利用自身比较优势,将支柱产业选定在本省优势产业上无可非议,但需处理好产业雷同问题。同在东北地区,同属国有投资主体,干同一个产业,上同样的项目,就会引发“重复建设”,甚至“打内战”。四是要有“大开放”观念。要从东北亚经济发展格局的角度来考虑东北对外开放问题,从整个东北出海口的角度考虑辽宁沿海港口的利用,要统筹协同东北三省以及内蒙古东部对俄、对朝口岸城市的开放,提升整体开放的优势,形成“大开放”的态势。五是要转变“重项目、轻改制”的思维理念。东北全面振兴的关键是体制创新、机制转换,这个道理现在上下都在讲,但是许多人内心深处关心的还是项目和投资,把目光和精力仍然放在争取项目的投资、争取大企业的投资上。要明确“机制转换重于项目投资”,将机制转换置于项目投资之上。关键是企业要改制,形成新的运行机制。

  二、民营经济是东北地区振兴的重要力量

  陈全生认为,看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不能只看大企业、大项目,重要的是看从业人员在50人以下、营业收入在500万以下、资产在500万以下的中小企业的数量多少。经济普查的数据表明,中小企业数量多的区域,经济就发达。如广东、浙江、江苏、上海、山东等地的中小企业数量就名列前茅。中小企业数量多,就业就好;就业好,收入就多;收入多,消费就起来;消费起来了,就刺激扩大生产;生产扩大了,就又会增加就业;由此,形成经济的良性循环。特别有不少的中小企业并不是为本地区大企业生产配套,而是为外地或外国大企业生产配套的。经济良性循环的时间一长,中小企业就成长壮大,有的就发展成大企业。所以要高度重视民营中小企业在东北振兴中的作用和力量。

  陈全生认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要加大力度做好“六稳”工作,“六稳”的首位是“稳就业”,“稳就业”首要的是发展民营经济。我国民营经济具有“五六七八九”的特征,即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不论是加大力度做好“六稳”工作,还是全面、全方位振兴东北经济,民营经济都是不可或缺的力量。

  三、新时期推动东北民营经济发展的几点建议

  党中央、国务院历来高度重视民营经济发展。自党的十六大提出“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之后,党的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继续明确这两个“毫不动摇”。2018年10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促进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研究解决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了民营企业座谈会,他在讲话中指出,要正确认识当前民营经济发展遇到的困难和问题,大力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壮大。对社会上有人发表的一些否定、怀疑民营经济的言论进行了有力的批驳。比如,有的人提出所谓“民营经济离场论”,说民营经济已经完成使命,要退出历史舞台;有的人提出所谓“新公私合营论”,把现在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曲解为新一轮“公私合营”;有的人说加强企业党建和工会工作是要对民营企业进行控制,等等。习近平总书记说:“这些说法是完全错误的,不符合党的大政方针。”

  对于促进民营经济与民营企业的发展,陈全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一是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民营经济是中国国民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民营经济是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内在要求和必然要求。民营企业既是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建设者,也是党和国家至关重要的执政基础。新时期,需要在创新民营经济发展的理论研究上下功夫,使每个民营企业家从内心感觉到暖心、踏实。二是营造有利于民营经济发展的舆论环境。民营只能壮大,不能弱化,不仅不能离场,而且要走向更广阔舞台。为此,需要着力营造有利于民营经济做大做强的舆论氛围,让全社会认识到民营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与必然性。三是着力营造良好的法治环境。民营企业资产应该和国有资产一样受到法律的有效保护。审慎把握处理产权和经济纠纷的司法政策,充分考虑民营经济特点,严格区分经济纠纷与经济犯罪的界限、企业正当融资与非法集资的界限,准确把握经济违法行为入刑标准,防止将经济纠纷当作为犯罪处理。陈全生建议,对历史遗留问题,要以发展的眼光看待,按照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的原则处理,让民营企业看到希望,重塑信心。四是着力为民营经济发展“减轻负担”。现在,99%的中小企业是民营企业,99%的民营企业是中小企业,建议在国家层面成立统筹管理民营中小企业的专职部门,以破解民营企业发展过程中的难题瓶颈,切实保障民营经济的利益。五是设立民营小银行解决融资难和融资贵问题。陈全生指出,当前民营企业、中小企业面临的融资问题,一是融资难,二是融资贵。由于大银行要保贷款安全、保贷款收益,大银行设立中小企业贷款部,解决不了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需要设立区域性、股份制的民营小银行。大银行对大企业、小银行对小企业。草根企业需要草根银行,小银行凭借“熟人社会”弥补信用体系之不足。六是以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和权力制衡机制为重点推动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都需要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和构建权力制衡机制。法人治理结构和权力制衡,是公司制度的伟大之处。有了“权力制衡”,才有可能保障公司财产安全,然后才谈得上如何赚钱。安全是“1”,赚钱是“1”后面的“0”,没有“1”,后面的“0”无意义,而“权力制衡”就是“1”。

  据悉,东北振兴大讲堂是东北大学、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联合主办,以关注东北全面振兴、聚焦东北重大问题为宗旨,通过邀请国内外高层次专家作专题报告,为东北地区的领导干部和群众提供具有前瞻性、战略性、创新性的改革思想、改革理论和改革实践案例。未来,东北振兴大讲堂将和东北振兴年度论坛、东北振兴专题论坛、东北振兴专家座谈会一道塑造创新引领、强化精品意识、优化平台支撑,不断开创服务东北振兴高端智库活动的新局面。